中我已表示我已转行,原因就是性格使然,不是别的。我是重度强迫症➕轻度 Asperger,需要反复验证,喜欢单调枯燥的东西/生活😂。关注 和编写代码成了我擅长的事情。这并不代表我对社会问题、人权和平等失去兴趣,只是我在做我更擅长的事情。

笔录时一个关于科技监控的细节是,他们要求我解锁手机,检查通讯录和微信里是否有嫌疑人的电话。我拒绝,他们威胁24小时才放我,但说可以让我自己解锁给他们看即可。我解开在通讯录里搜索相关关键词给他看(未搜索到),他们说出一个电话号码叫我播出,也未显示联系人。后来他也没要求我打开微信。所以看来不能用通讯录存敏感人的电话号码。

他们主要是问我在那里的工作内容,认识哪些人。

为了不让当局的计谋得逞,为了增加自己的公信力,更是为了抵抗这难以形容的白色恐怖,我会将每次被 的一些背景和元信息进行公开披露。

Liberdon

Liberdon is a Mastodon instance for libertarians, ancaps, anarchists, voluntaryists, agorists, etc to sound off without fear of reprisal from jack or zuck. It was created in the wake of the Great Twitter Cullings of 2018, when a number of prominent libertarian accounts were suspended or banned.